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冉冉物华生 > 第323章 故技重施
    吴璟轩见越冉如此反应,心里有些慌了。

    越冉竟开始对他产生了怀疑,她信了程一鹤的分析。

    吴璟轩忙解释道,“冉冉,你别听他的。

    他就是为了往我身上泼脏水才这般抹黑我的。

    当时我见那三个男人打你一个弱女,我一怒之下或许爆发了我潜在的力量。

    对那群恶人,没必要心慈手软。

    而且,那三人看我的一身行头,估计也猜到我的家庭背景不容小觑。

    他们不敢打伤我,怕惹火上身。

    所以,我猜,大概他们想两头都不得罪,于是乎就制造了假装打不过的假象。

    那样既能让杜焕尔付给他们报酬,又不会跟我结上仇怨。

    冉冉,你得相信我啊,我怎么可能跟那几个保镖串通一气呢?”

    程一鹤发出一阵大笑,“我万万没想到吴大帅哥竟然这么能编!

    黑的也能让你给扯成白的,在下实在是佩服!”

    越冉拐了程一鹤一下,“好了,别说了。

    我相信吴璟轩的为人。

    时间不早了,赶紧送我去学校吧,再晚就迟到了。”

    说完,越冉将程一鹤赶紧拉到电梯前,她伸手按了下行键。

    吴璟轩站在另一个电梯口,也按了下行键。

    见他准备乘坐另一个电梯,越冉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待在尴尬的氛围里了。

    再这样下去,估计她快得忧郁症了。

    拒绝痴情的男生,真是罪过啊!看到他伤心难过的表情,她就觉得比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还自责。

    电梯门几乎同时开启,他们跨进不同的电梯。

    虽然就只隔着一道铁墙,越冉仍然觉得心里有些压抑。

    她抬眼迎上程一鹤乖巧的目光。

    “不要觉得一脸乖巧样我就不惩罚你,刚刚你也太咄咄逼人了吧?

    没有真凭实据,就凭你一个人的猜想就想诬陷别人。

    刚刚你的表现太糟糕,扣8分,你目前得分只有77分,距离考察结束还有五天多呢!”

    “什么?扣我那么多?

    我是在帮你看清事实,你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就扣我的分。

    你还是不是我女朋友?”

    “我不是你女朋友!我只是你前女友而已!

    这位大哥,假若你再叫苦连天的话,还会被扣分哟!”越冉伸手勾起他的下颏威胁到。

    程一鹤从来不惧怕任何威胁,他也伸出手勾起越冉的下颏,“这位小姐,你长得可真像我失散多年的老婆?”

    “别贫嘴,我跟你谈正事儿呢!”

    “我说的才是正事儿。”程一鹤另一只手伸过去揽住越冉的纤腰。

    电梯门立马就要开了,越冉赶紧逃离出他怀抱,深怕就被吴璟轩给看见。

    “刚刚你冒犯了我,扣3分,大哥,你只剩74分了,好好儿表现吧。”越冉轻拍了他的肩膀几下。

    此时电梯门开了,吴璟轩走在他两前面。

    程一鹤见吴璟轩在前面,故意大声说,“我刚刚怎么冒犯你了?

    我无非就只抱了你一下而已,怎么又扣我的分?”

    越冉白了他一眼,忙捂住他的嘴。

    他躲开越冉的手,又高声说到,“你捂我嘴干嘛?

    恋人之间还不让搂腰了!这简直是天理难容啊!”

    吴璟轩知道程一鹤是故意的,于是他加快了步伐。

    他手里拿着车钥匙,远远地就将车打开了。

    最后几步几近于跑,车门一开,他赶紧坐上车,几乎是同时他拉上车门。

    车子是他的私人空间,在这里,他终于听不到程一鹤秀恩爱的声音了,也终于自在多了。

    随后,一脚油门,他的车风驰电掣地开了出去。

    越冉猜到吴璟轩生气了,她推了程一鹤一下,“你怎么能这么讨厌?

    你已经是胜利者了,为何还如此对待别人?

    故意那么大声干嘛?

    你刚刚就是故意说得那么大声,以此来满足你的虚荣心,你怎么能那么讨厌!”

    程一鹤打开车门,让越冉上车。

    越冉不愿意上他的车,“今天我心情不好,不想坐你的车,我出去坐公交。”

    程一鹤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又是一扛。

    越冉在他肩上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像上次一样,她又成功地被这混小子给绑架了。

    程一鹤坐上驾驶室,脸色也并不好看。

    车子内,两个人心中都有一股无名火憋着。

    程一鹤眼睛注视着前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刚刚我就是故意的,不是因为我要满足我的什么虚荣心。我只是想要让他死心罢了。

    还有,我那样做,是因为我生气!”

    越冉惊讶地转过脸来,“你生气?

    你开什么玩笑。

    自始至终生气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好吗?”

    “我怎么不生气,昨晚才说了要互相信任。

    今早就说信任那小白脸,你这不是自打耳光吗?

    我气的就是你说你信任他,不仅如此,还三番四次要替别人辩驳,替别人说好话。

    我看你习惯了胳膊肘往外弯是吧?”

    “程一鹤,请你不要不讲道理好吗?

    要是你手握证据,我不会帮他说任何话。可是你又没有证据,所有的都是你自己推测的,无凭无据你干嘛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还有,我见不惯你盛气凌人的样子!”

    程一鹤嗤笑一声,“我不讲道理?

    我帮你戳穿那个虚伪的人,你还说我不讲道理?

    你要证据是吧?好,我早晚给你找到,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你都说了几百遍了,怎么,还没找到证据?

    凭你的能力,假若吴璟轩真的有问题,能查不到一点儿蛛丝马迹?

    这怎么可能?毕竟我是领略过你手下那些人的调查能力的。

    连暗恋我的那些人都调查得清清楚楚,我就不信他们查不出吴璟轩的背景。

    要是这么久都查不到任何可疑迹象,那就说明这一切不过是你的个人推测而已,他也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宝贝,你别那么固执己见好吗?

    奇怪之处就在于此。

    我底下那些人,真查不出他的任何背景,我之前不是说了吗,感觉他就是孙猴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

    可那怎么可能?

    他总该有亲人朋友吧,那些人竟然查不出来,这点才是最可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