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婚内谋情:总裁太心机 > 第820章 甘之如饴
    “……好了,我宣布,今天这颗夜明珠归1号桌客人所有,成交价,1亿8000万!”

    掌声唏嘘声惊叹声顿时充斥在整个拍卖大厅里。

    拍卖结束,拍卖行工作人员将夜明珠放在盒子里装好,毕恭毕敬地送到了厉少城面前。

    “厉先生、厉夫人,恭喜。”

    厉少城微微一点头,陈衫立马将盒子接了过去,然后将早已准备好的支票递了出去。

    拍卖行大门外。

    顾密过来主动打招呼,“今天真是恭喜厉总和厉夫人了。”

    “多谢顾老板相让。”厉少城回应道。

    比起场面话说得极溜的两个男人,宁千羽和姚薇薇就显得平常多了。

    “厉夫人上次没事吧?”

    “姚总身体恢复好了吧?”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闻言,又不约而同地点点头,然后相视一笑。

    寒暄了几句,几个人就道别了。

    回去的路上,宁千羽将头枕在厉少城肩头,拿着那颗天价夜明珠左看看右看看,道:“这家伙还真贵,鹅蛋大小而已,果然那句话说得好,珠不可貌相。”

    厉少城:“……”

    把玩了一会儿,宁千羽又将注意力转向了厉少城,道:“你是看我怀了宝宝,所以才想要送我这样一个礼物的?算是怀孕的奖励?”

    “……你是这样想的?”

    原来在这个女人脑中,他连送个礼物都这么功利。

    厉少城心里有些发堵。

    宁千羽狐疑地看着他,道:“那总得有个由头吧。”

    厉少城索性不搭理她了。

    看着他那薄唇都抿成了一条线,宁千羽终于开始自我反省了。

    自我反省的同时又暗戳戳地吐槽。

    小气鬼男人!

    别扭闷骚男人!

    不过就是说了两句让他不顺心的话,他还装出那副要人哄的样子,又不是孩子了。

    他抿着唇,她就嘟着嘴。

    陈衫依旧当他的透明人。

    僵持了一小会儿,看在他送了她礼物的份上,宁千羽还是先妥协了,将夜明珠放好,勾住他的脖子,蹭了蹭他的下巴,软糯着声音哄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只是为了让我高兴一下,没有任何目的,我很感激,也很开心,行了吧?”

    好话说了一大堆,厉少城终于啃看她一眼了,“真心的?”

    宁千羽对着心口位置虚抓了一把,然后将手心摊到厉少城面前,努嘴道:“咯,把真心掏出来给你看。”

    厉少城斜眼:“……”

    另一辆车上。

    “厉总对厉夫人到真是一往情深。”顾密仿佛随口一说。

    姚薇薇却知道他这话是专门说给她听的,“我自己长着眼睛呢,顾老板不必说这些话来刺激我了。”

    “你既然知道,还想一心撞南墙?”

    姚薇薇沉默了。

    一段无望的感情就如一张网,被网在其中的人,时时都有透不过气来的危险。

    何况,那人是厉少城。

    这就注定了这张网还牵扯着道德的枷锁。

    她拥有恣意张扬的性格,却并不代表她可以对世俗礼法毫不顾忌。

    事实上,她也会在意别人的眼光,会害怕三人成虎,会害怕被唾沫星子淹死。

    当然啦,其实她根本不用害怕这些的。

    因为,她和厉少城根本不会走到这一步,根本无法靠近,又何来的触碰到道德枷锁呢?

    “我不介意你把我当成你疗伤的工具。”顾密突然出声道。

    姚薇薇回过神来,又恢复了盈盈带笑的模样,调侃道:“顾老板这样,难道不会觉得自己太卑微了?”

    顾密意味深长,道:“有句话叫甘之如饴。何况……我给你的,也不是太纯粹。”

    去过林盈墓前,姚薇薇自然明白他的话下之意,弦外之音。

    姚薇薇惆怅得半真半假,轻叹一声道:“果然,人还是活得糊涂一点好。听顾老板把话说得这样清楚明白,不知怎么的,我好生心酸。”

    两个人看着彼此的眼睛,就像两个对弈的棋手,都在彼此眼睛里看见了并存的两种东西。

    一种是火热的固执。

    一种是冰冷的清醒。

    这时,车身突然猛地一震,轮胎与地面发出的摩擦声刺人耳膜。

    突如其来的事故,引得姚薇薇本能地发出尖叫声。

    “啊!”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撞上前座的时候,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牢牢地将她护在了怀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密的声音是姚薇薇从未听过的严厉,她抬眸,正好对上他关切的眼神。

    阿杰也是惊魂未定,道:“老板,是对面那辆悍马突然变道撞了上来。”

    悍马?

    姚薇薇听见这两个字,瞬间神经紧绷,立马从顾密怀里挣脱出来,向外看去,结果就看见那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经过改装过的悍马从眼前驶过,用一种刻意放慢的速度。

    她看不清车里面人的表情,却也知道,他此刻大概正在对着她冷笑。

    想起那个人,她不由浑身打了一个机灵。

    “薇薇,你怎么了?”顾密察觉到她的异常,掰过她的脸,安慰道:“没事,别怕,只是一次小事故而已。”

    他的关切就像一种毒品,让她抗拒又沉沦,姚薇薇猛地扑进他怀里,将他紧紧抱住。

    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倒是让顾密一时没反应过来,身体僵硬了一瞬。

    不过也只是一瞬,下一秒,他立刻用更大的力度回抱住了她。

    ……

    翌日清晨。

    第一缕阳光透进窗户,唤醒了床上的两个人。

    “再睡一会儿,我陪着你。”顾密的声音带着清晨独有的暗哑。

    姚薇薇反复睁眼闭眼,一会儿后,彻底清醒,望着身旁的男人笑,“顾老板果然老当益壮。”

    “我很老?”

    “老嫩适中。”

    顾密笑,“这个评价倒还悦耳。”

    姚薇薇却道:“可惜,我一向不太爱说实话。”

    “……现在的女人都像你这样?”顾密无奈。

    姚薇薇挑眉,“我怎样?”

    “口是心非,先给人一点蜜糖吃,然后又抽人一耳光。”顾密总结道。

    姚薇薇哈哈大笑,“不好意思,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而已,还请顾老板不要以偏概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