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战国魏武卒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刘季的办法
    周勃眼睛一瞪:“你担任屯长已经时间不短了,上一次与匈奴的大战,你也曾参加了,难道还要我教你吗?”

    屯长一缩脖子:“唯,某明白了!”

    不提屯长将要怎样去解决那些重伤的俘虏,却说湘越的兵卒,退回族群所在地之后,一番清点,才发现少了百十人。

    “瞑泽,怎么办?诸夏那群人武器太厉害,兵卒也生的高大,咱们硬拼不是对手啊!”

    瞑泽嘴角露出一抹轻笑:“最开始的那两个士兵,是谁的部落干掉的?”

    有人回答道:“是黑旗部落的人!”

    黑旗部落?

    瞑泽沉思,这个部落就在他们的最西边,靠近吁泽宋的部落。

    “唤他们头人过来!”

    暝泽吩咐一句,不多时,两个头上别着五彩羽毛,光着身体,仅在胯下绑了一条兽皮的头人走了过来。

    “见过大头人暝泽!”

    两人趴伏在地上,轻吻着暝泽沾满了泥巴的脚趾。

    “起来吧!”

    暝泽让两人起来,他问道:“你们先前射死诸夏探子,所使用的东西是什么?”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从腰间拿出别着的竹筒。

    “暝泽,这是飞针,乃是用毒箭木的汁液浸泡的兽骨,然后吹出去就可以了!”

    “哦?”

    暝泽追问道:“能够射多远?”

    两人回道:“我黑旗部落的勇士,可以吹出十几步!”

    暝泽点点头,继续道:“那威力呢?”

    两人继续道:“就算是大象,只要射透了皮肤,也是片刻之间就会倒地身亡!”

    “这么厉害!”

    暝泽沉思一番问道:“这种毒液多不多?”

    两人摇头:“暝泽,我们是与吁泽宋交换了一棵幼苗,因此,这一次前来我们只带了这么多的毒针!”

    两人手掌比划着,眼见是吱吱呀呀的说不清楚,其中一人转身,从自己部落所在的地方,拿出一个包裹,暝泽看了一眼,大约有几百支的样子。

    “你二人立刻派人返回部落,多制作一些这种毒针,拿来我有大用!”

    黑旗部落的两个头人,面带不舍之色。

    暝泽继续道:“当然,我不白用你们的东西,所的收获,你部可以挑选一成!”

    两人大喜,今日那诸夏勇士所使用的武器,可是羡慕死了他们,若是能够得到那种神兵利器,他们部落的生存环境将会大大改变!

    当即两人就安排族人回去制作毒箭去了。

    ……

    “裨将!这已经是这五天以来的第十四次了!”

    刘季站在良驹死尸面前,脸色铁青。

    这些时日以来,湘越部落不断地射杀他们的探子。

    最开始几天,湘越的人杀死了探子,还会将士兵博得干净,因此被他们狠狠的杀了几次。

    每次都会杀敌很多。

    但是这几天,湘越的人也变狡猾了,他们杀了探子之后,只是拿走了武器,等大军追来,湘越的老鼠们早就跑了个干净。

    “裨将怎么办?”

    屯长看着刘季铁青的脸,却是皱着眉头继续道:“这些天来,儿郎们还没有见到湘越人的模样,就被他们跑开了,这样下去,士卒们的精神气都要消耗干净了!”

    刘季沉思一番,道:“吩咐下去,就地扎营,然后砍伐四周的树木,我要让他们没有容身之地!”

    周勃道:“刘三哥,这样的话,我们的行动可是就要推迟了啊!”

    “无妨!”

    刘季摆摆手:“我会给后方大营书写一个说明,放心吧,我有办法解决!”

    刘季召集了回下的屯长级别以上武将开了会,他道:“兄弟们这些天来,湘越的人就像是老鼠一样,不停的骚扰我们,虽然士卒伤亡不多,甚至斩获大于我们的伤亡。

    但是,长此以往,对于士气的打击,可就很重了,因此,我有几点意见说一下!“

    众人早就被骚扰的头疼了,见到刘季有办法,当即纷纷询问起来。

    刘季道:“我们这般这般!”

    他拿出地图,又找到一张动物的皮毛,然后按照地图在上面修修改改一番,特意画了一条箭头,直达南方海边。

    至于两边的密林,则是用黑色的毛笔圈了起来。

    众人摸不着头脑,询问刘季这是何意?

    刘季笑道:“湘越人不懂文字,我就算是书写了帛书,他们也是看不懂的!”

    刘季指着特意被标记的箭头,道:“我这是告诉他们,我们只是为了到达海边去的,并不会占据他们的地盘,你们看,路两边的黑色区域,就是我许给他们的活动范围!”

    周勃皱眉道:“刘三哥,这样的话,怕是军部要指责刘三哥!”

    “无妨!”

    刘季一挥手,道:“你怕是不知道,陛下虽然懊恼我上一次行动失败,将我贬了职位,因此我有这才又从御林军小将继续做到了裨将的职务上。

    但是陛下的目光却是很长远的,这样的地图,陛下一眼就看出原因,所以,我相信这封信到了陛下手中,陛下不但不会责怪我,还会升我的职务的!“

    众人半信半疑,又亲眼见到刘季书写了说明,连带这幅地图拓印一份,交给了后方通传会南阳,也只得不在相劝。

    当天,士卒们特意布置了陷阱,抓捕了两个湘越的刺客。

    刘季命人挑断了两人的手筋,然后将帛书绑在两人身上,将俘虏又给放走了。

    两个本来必死无疑的湘越士卒,被抓了之后,又给放掉,顿时惊动了暝泽。

    看着手筋被挑掉的族人,暝泽眉头深锁。

    诸夏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在向我示威吗?

    “暝泽,他们后背有东西!”

    眼见的族人却是看到了两名族人背后紧贴着肌肤的皮毛。

    暝泽解下一看,顿时皱紧了眉头。

    身为族长,暝泽自然不是无脑子的蠢货。

    他看到上面的诺大箭头,就明白了这是诸夏军队的行军图。

    “这是怎么回事?”暝泽询问道。

    “暝泽,我们也不知道,当时我们在刺杀的时候,掉入了陷阱,然后被诸夏抓住了,本以为必死无疑呢,他们又帮了这个东西后,将我们放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