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天魔舞之血月悲歌 > 第534章 母子连心(四)
    周母乍然得知周晖并不是她苦苦期待的儿子,心中一阵绞痛难忍,登时晕了过去。

    “等会儿再找你算账。”周念平恶狠狠地瞪了白羽一眼,帮助周晖将周母背进屋内,给她服了一颗丹参丸。

    周晖不知前因后果,又糊涂又着急,一边为母亲擦去冷汗一边问道:“那位大哥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伯母清醒之后,会告诉你答案的。”周念平摸着周母的脉搏,确定没有大碍,暗暗松了一口气,快步走出屋,揪住白羽的衣领,怒道:“混账东西,你干的好事。”

    穆长风掰开周念平的手,劝道:“现在不是发怒的时候,师哥先别急着为伯母出头。”

    白翎急着道:“有什么不满冲我来,别动我丈夫。”

    周念平使劲咬了咬嘴唇,硬生生将一腔怒气忍了下去。

    穆长风道:“究竟是什么意外让伯母提前苏醒过来的?”

    白羽道:“天雷。”

    “天雷?”穆长风和周念平异口同声地问道。

    白羽陷入往事的回忆之中,幽幽开口:“是在翎妹的祭日,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我回到凌霄城,准备了她最爱吃的梅花糕,离墓地尚有半里之遥,我看到一个地狼妖急慌慌地窜进墓地,恰好停在翎妹的坟墓上,紧接着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地狼妖化为灰烬,翎妹的棺材被劈碎了半边,那个女人就此清醒过来。”

    周念平一摸额头冷汗,暗道一声好险。

    “我本想着让她继续沉睡,但翎妹心有不忍,我只好让她清醒着,找了一个落魄的秀才,谎称是她的儿子。”

    穆长风道:“你的翎妹体质阴寒,为何我和师哥都察觉不到?”

    “我怕她会遇上驱魔师,被误认为厉鬼,早早做好了预防的措施。向子言兄学了一种诡术,收敛了她的一身寒气。”

    “既然如此,今早你在怕什么?”

    “你们以为我当日是如何找到那个女人当人质的?”

    “猜谜呀,你有闲情逸致,我没有,有话就快说。”周念平不耐烦地吼了一句。

    “那天晚上,我看到你们焚烧秽沙藤冲天而起的烟雾,立即往林家老宅赶来,走到门口,正好遇到那个女人。原来她当时已被翎妹控制,偷偷从客栈跑出去。翎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身上的寒气正逐渐恢复,她心里害怕。感应到我的位置,特意来寻我的。当时情势紧急,我便用她来做人质。”

    穆长风好生不解,“她的寒气怎会逐渐恢复?”

    白翎哼了一声,道:“还不是那小子给那个女人吃的药,里面有最好的朱砂,坏了羽哥的诡术。”

    白羽道:“翎妹的灵魂没有完全修补成功,我便将那个女人带回凌霄城,让她一直昏睡着,我……没有坏心,我只是希望翎妹的灵魂快点修补成功,我们可以长久地相伴。”

    周念平忍不住哈哈大笑,“什么破烂诡术,一点朱砂就给破坏掉了。一千五百年前那些毁在秦宫主手里的高人,原来死的贼冤,早知道都去弄点朱砂啊,十个秦宫主也完了。”

    方芷莨问道:“周师弟,你炼制的琥珀抱龙丸,可是我当年给你的朱砂?”

    “对呀,我用师姐送的朱砂炼制了最好的琥珀抱龙丸。”周念平道:“最好的药,才能给我关心的人嘛。”

    “你别忘了,我送你的朱砂,是从巫女峡带来的。”方芷莨的神情带着难以掩饰的骄傲,“秦氏家族修习诡术,当然也有破解诡术的法门,你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歪打正着。”

    “这叫人算不如天算,我可没存心整他媳妇,是他心肠忒坏,头上三尺的神灵都看不过去了,用我的手来惩罚她。”

    白羽脸色极其难看,“我对那个女人从来没安歹心,我还给了她一半的修为,最少还能活千年,我对不起别人,但是对她也算仁至义尽。”

    “仁至义尽个鬼。”周念平脸色突然转为阴寒,愤怒地大吼一声,“你以为你不欠伯母的人情?你以为一半的修为就可以抵消你的罪恶?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吗?她心心念念着死去的儿子,你却找了个假儿子给她,你你你……我打死你个混账东西。”

    周念平拿出银扇,对准白羽的头顶击落。

    白翎惨叫一声,穆长风伸手抓住银扇,顿时觉得虎口处疼的钻心入骨。

    “你干什么,别护着这个混账东西。”周念平几乎要失去理智,双眼冒火,怒道:“再敢阻拦,当心我揍你。”

    “事已至此,你打死他又能解决什么问题。”方芷莨扯开周念平,道:“就算要他死,也不该死在这里。”

    周念平道:“好,离开此处,我再要他的命。”

    “算了,别为难他了。”虚弱温柔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却是周母站在门口,热泪纵横,神色哀戚,周父与周晖伴在一左一右。

    周念平呆呆注视着她,心里一痛,泪水登时滑落下来。

    周母在周晖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过去,哽咽一声,道:“晖儿。”

    周晖应道:“阿娘。”

    “你总是询问,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我现在就告诉你答案,一千五百年前,我的亲生儿子被丈夫溺死于河中,眼前这人在我清醒之后跟我说,你就是我当年无辜惨死的孩子,投胎转世,重新为人。虽然我们今生没有血缘,但是骨肉亲情,丝毫未变。”

    周晖泪如泉涌,颤声道:“阿娘,我只恨自己不是那个孩子,让您伤心难过了。”

    周母摇头叹息道:“傻孩子,你何错之有。”

    白羽道:“你竟然想放过我,为什么?”

    “你虽然骗了我,但晖儿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毕竟给我带来了天伦之乐。我也有幸找到了疼我爱我的好夫君,也算一种成全。”周母低下头,泪水一颗颗落在地上,哭声哀婉,闻者无不伤心,“只是我那苦命的孩儿,究竟在哪里啊。孤魂野鬼四处飘零,还是已经转世投胎,父母都疼他爱他,还是像前世一般的苦命,我……我的孩子啊,究竟怎么样了,谁能告诉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