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扶明录 > 第807章 回京的真正意
    常宇很擅长讲故事,甚至自认为口才不比前门大栅栏说书的差,而且因为身临其境更入木三分,他用了半个时辰绘声绘色口若悬河将从出城之后事无巨细一一说来,崇祯帝听的投入,时而挥拳解恨,而是挑眉凝神,时而一脸担忧,时而可惜连连……

    “溃其部,斩敌近千余”常宇一锤定音,崇祯帝拍案而起“大捷,大捷,大捷!”随后至于常宇跟前:“朕居皇城却不知战事竟如此凶险,将士如此勇猛无畏,大明有希望了!”

    常宇微微点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大明国力微弱军备松弛亦是经年累月所致,为官者贪腐,为将者怕死,为兵者畏战,而今数月间终有改变将士无畏齐心为国,便如此役李岩部首当其冲宁战死不退,其部十去四五几不成军,腾骧卫和金吾卫为大明皇家荣誉而战,血战一炷香,无一人后退!”

    “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好样的”崇祯帝双拳紧握:“若将士都有这番血性,我大明当兴也!”说着重重拍了常宇:“而你,为首功!若非有你,这大明的将士恐怕都如刘泽清之流!大明恐怕早都亡了!”

    这是崇祯帝第一次正面亡国之虑,从太子的托梦之说,此时大明早就亡国了,这之所以拖到现在一切都因为眼前这个小太监改写大明的国运!

    “臣不敢居功,这一切乃是十万将士上下齐心所致!望皇上重赏有功之臣,勿让将士寒心!”常宇说着躬身而拜,崇祯一抬手托住他:“朕岂会有功不赏,不光善还要重赏,回头你东厂列个名单,朕一一封赏!”

    “臣,替将士们谢过皇上”常宇又是一躬,崇祯帝微微一笑,轻轻摇头道:“朕没想到你不光武艺高会打仗,看人的本事也很好,当初你招降李岩时朕本有心杀之以儆效尤天下,终是看了你的面子留他一命,却不成想其竟如此忠勇!”

    “李岩当年因投身报国无路而误入歧途,此时投朝廷后自是一心报效,其人文武全才又忠心耿耿绝非刘泽清之流,乃当下少有良将,皇上若善待之,他日必成大器为您挡风遮雨,甚至开疆扩土!”

    “你对他评价如此之高,就不怕朕重用了他而冷落了你么?”崇祯帝似笑非笑。

    常宇正色道:“皇上您瞧臣是那种邀功争宠之辈么?”

    崇祯帝赶紧道:“朕戏言,你不要当真,你对朕和大明忠心耿耿天日可鉴!还是那句话,你不负朕,朕定也不负你!”

    常宇感激谢恩,崇祯帝却好像因为李岩而对那些投诚的贼将有了兴趣,便问:“你麾下是不是还有个叫郝摇旗的,听闻打仗很是勇猛”。

    常宇点头:“其在贼军中便已是威名赫赫,乃千军万马中斩将的冲阵型猛将,昨日若非他在,臣恐怕难逃也!”

    这么厉害?崇祯帝一惊:“吾等军中可有能匹敌者?”

    “论单枪匹马冲锋陷阵军中少有敌手,但臣麾下有两人当与之匹敌,其一为黑虎营统领屠元,其二为散勇姬际可,但若论拳脚功夫,臣麾下能降其者多也!”

    崇祯帝哦了一声:“你麾下倒是人才济济良将辈出啊!”常宇赶紧道:“皆是为皇上为大明效力”崇祯哈哈一笑:“你不要紧张,朕是夸赞你慧眼识人并非疑你”又问:“东厂诏狱里是不是还养着个受伤的贼将?”

    “刘体纯”常宇赶紧应道,刘体纯是他在太原击伤随后押入京城放进诏狱治疗,当时也对崇祯提及过,此时又再问起:“留而不杀,莫非此人亦是一猛将”说实话他对常宇越发的好奇起来,同眼是贼首,有的捉了就杀,有的不惜费劲周折为其保命,这小子当真有识人之能么?

    “勇武虽不足,但忠诚有余”常宇说这话时候是心虚的,以前他道听途书甚至看过一些资料,谈及贼军中有很多将领在李自成死后活联手联南明抗清或自己单独抗清,其中便有田见秀,张鼐,袁宗第依旧刘体仁等人,所以一直对这些人都网开一面有心收服,可就在前日突然想起曾在故宫里保存一件八省总督佟养和上奏的题本,明确写明这些贼首皆降于他,且很得意的做了个统计:他共招降了“侯四员、伯二员,总兵二员、副将三员,官兵二十二万四千零五十名”。

    这瞬间就让常宇蒙了,到底哪个为真?佟养和就是十个胆子也不敢蒙顺治帝啊,然则再世为人他也无法再去翻资料考据了,只能先留着看看再说吧。

    “忠心是好事,大明此时缺的就是忠心的人”崇祯帝长叹一声,又道:“只不过他的忠是对贼还是对朕?你又怎么知道的”

    “是对大明尽忠,亦忠于皇上”常宇赶紧道:“他亲口说与我听早有报国之心,奈何从贼无力,此事李岩可作证”为保刘体纯的命,常宇不得不拉李岩下水,但不这样此时他怎么给崇祯帝说,难道说我以前查资料说他为反清复明战死,故而留其命?

    刘体纯啊刘体纯,今儿保你一命,若日后负我必将千刀万剐,常宇心中想着。

    崇祯帝此时对李岩印象特别好,加之无比信任常宇便也信了:“便瞧他日后作为吧”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把话题又转到战事上:“此役大捷,清军受创自是难以久留,汝当趁胜追击将其驱出关外”说着长长一叹:“可惜竟然让其逃出去了未能全歼,不过鞑子向来凶悍,汝也是尽了力……只是往南边逃了倒是棘手……”

    说到这里常宇不由庆幸,自己当时只说了合围歼敌之计,并未口出狂言要全歼更无后来和李慕仙合计出的让清军往北逃窜计划。

    否则此时少不得被崇祯帝拿捏,将来亦会为内阁诸臣作为攻击点,但即便这样他也感觉到崇祯帝略有不满之感!

    “皇上,大捷!”常宇突然又来了这么一句,大捷这个词,他今晚说了好多次。

    崇祯帝闻声看了他一眼苦笑点头:“是的,大捷,朕要懂得知足……”突的眼睛一眯:“莫非……”

    “李岩部擒鞑子英亲王阿济格!”

    哐当一声,崇祯帝猛的站了起来不小心把桌上茶杯打翻,常宇心里一阵肉痛,青花啊……

    “你这小子,倒学会吊朕的口味了,朕就知道若非如此你岂能连夜跑回来,阿济格,阿济格,狗鞑子的王爷……”崇祯帝亢奋不已,在殿内来回乱窜哪里还有个九五之尊的样子,这也无怪想想这十余年大明被大清欺负成啥逼样了,挨揍被抢劫不说,朝中忠臣军中大将被俘被杀的不计其数,心中那个憋屈和恨无人比崇祯帝更甚!

    而眼下,狂擅煽了鞑子的脸还捉了个他们的王爷,还是个很有分量的王爷,崇祯帝能不欣喜若狂么!

    搁谁谁能坐得住!

    “此獠现在何处?”

    “由东厂黑狼营正押往京城途中”常宇赶紧道,崇祯帝却急了:“黑狼营不过二三百人,岂可担此重任,你,,太大意了”。

    “皇上,黑狼营乃臣麾下最骁勇善战的一支,且披重甲可战数倍敌军,而其走西路应是无妨!”

    崇祯帝这才松了口气,可依然不放心,竟立刻让王承恩传旨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让其亲自率锦衣卫去迎,而后还不放心又让王家彦发一支兵马共助之。常宇在旁边都傻了眼,至于这样么。

    当然了,崇祯帝使劲的挥拳,不停的低吼:“大捷,大捷,这才是大捷!”其亢奋情绪持续高涨不散。

    常宇不得不给他泼了盆冷水:“皇上,鞑子主力南逃……”话没说完就被崇祯帝打断:“有阿济格在手他还不的乖乖听令,让他回来他就回来让他滚出去他就滚出去!”

    可见崇祯帝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瞬间就是想到了以阿济格为质胁迫多尔衮听话。

    然则这都是常宇和李慕仙早想到又抛弃的年头,于是便道:“皇上,若多尔衮以此为胁呢?”

    崇祯帝一时没听明白:“他以什么为胁?又能威胁朕什么?”好在他也是聪明之人,转念之间就想到了关键,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鞑子会这般无耻?”

    常宇不语。

    “王承恩,速传首辅次辅驸马都尉进宫议事!”崇祯帝终于发现这个香饽饽是个双刃刀,一个不慎伤敌不足还能划破自己的手。

    “这才是你亲自回京的原因?”崇祯帝看着常宇苦笑摇头:“你怎么会那么聪明,若非你提点朕还在这傻乐呢”。

    呼……常宇暗自呼了口气,这整个晚上他就在等崇祯帝说这句话,主动说出他其实是为商议如何处置利用阿济格回京的。

    否则一场大捷,明明可以让传信兵报喜,用不着他一路辛苦连夜跑回来啊,何况前方局势复杂需要他坐镇的时候。这样必会让有心人猜想他在掩饰什么!

    虽然李慕仙等人都觉得这是一场毫无任何疑问的大捷,但常宇内心知道只算部分大捷,毕竟他犯了轻敌和战略上错误,否则将清军合围逼回关内那才真正意义上的大捷。

    或许就是因为自我要求太过严格,也为了不让政敌在上边做文章,他必须要亲自回京报喜,且还要好个很好的理由,让别人看不透真正意图,而阿济格就是最好理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