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前方高能 > 第506章 赌约
    后备队的考核在校练场中,所有队员一大早都全部到齐。

    对于后备队的人来说,每月的考核是一件大事。

    但这一个月的考核因为宋青小之前备受关注的缘故,不止是后备队的人到齐了,就连预备队中,以曹队长为主,几乎留在队中的队员都出现了。

    就连从上次被宋青小指点,初次接触到灵气之后一直在闭关修行的刘肖也现了身。

    从上次两人比试过之后,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碰面的刹那,刘肖眼睛一亮,往宋青小走来之时,还未打招呼,便脚步一顿。

    “你……”他的神情惊疑不定,一段时间没见,宋青小给刘肖的感觉又变了。

    凭借着宋青小当时留在他体内的那一丝灵力,他自己摸索之后,已经能找到气感,并感应到灵气,也算是迈进了武道修行的大门。

    了解得越多,他越能感受到宋青小当日对灵力收发自如的运用非同一般,那时他也知道她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来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可这会儿再次相见,他隐隐感觉得到宋青小比起当日要更危险了些。

    好像自己进步神速的同时,她修练的速度更是远胜自己!

    从被挑选进入后备队,一路直接进入预备队以来,刘肖一直都是众人眼中的天才,当日受宋青小指点之后,修练出气感的速度也极快,实力与当时相较,有了极大进步。

    可此时再见宋青小,仿佛自己那一点儿成就在她面前不值一提,当下不由苦笑了一声:

    “你实力又精进了?”

    他一副备受打击的模样,问了一句。

    两人之间如师亦友,宋青小笑了笑,倒也并没有否认。

    “有一点感悟。”

    她也看出刘肖身上的变化,行动间已经有了气感,与之前相较,明显实力有了长进。

    “看来你闭关一段时间,也有收获。”

    刘肖坦然的点头,提到武道,当下喜上眉梢:

    “确实有进步,还多亏了你当时的那一点灵力,若是往后得空,希望还能再向你讨教几次。”

    他说话时,目光落到了一直跟在宋青小身边的银狼身上,还未开口,便被银狼一个眼神逼退。

    感应得到天地间的灵力之后,对于危险的反应刘肖比以前更为敏锐,他下意识的往宋青小的方向靠了靠,离狼远了一些,干笑了一声,还没开口,耳中便听到一阵倒吸凉气的声响,接着是后备队员的哀呼声。

    两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去看,便见远处有副队长及几个助手推着一块约摸三米高的巨石过来,那滚轮发出不堪重荷的‘嘎嘎’声,行动间使得上方捆绑的石头左摇右晃的样子。

    几人推到之后,那上面摆了漆黑的巨石,恐怕重逾千斤,短短的路程,推车几乎都已经被变得变形。

    到了之后,任队长招呼了几个后备队的成员一起上前,吃力的将这石头推落下地。

    那石头一落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重响,震起地面一片灰尘。

    众人一看这石头,便苦不堪言,纷纷交头接耳:

    “队长是不是这个月心情不好?”

    “每次他心情不好时,就喜欢用这个考核来折磨人!”

    “是被曹队长打过之后吧?”

    “脸肿了几天,你们当时还偏偏不停的问!”

    “……”

    这些人的谈话声音并没有完全收敛,都传进了任队长耳朵里。

    任队长脸色青白交错,当着预备队的人的面,他面色阴沉,喝了一声:

    “考核的规矩你们也清楚,写出完整的字才算考核合格。”他目光不怀好意的落到众人身上,像是有意报复大家之前对他的非议:

    “不要像平时一样,连支笔都握不动,歪歪斜斜,留下几道印记,还不如猫抓呢!”

    后备队中的人被他一说,面红耳赤。

    刘肖看到这东西时,便跟宋青小说道:

    “这玩意,当年我在后备队的时候最头疼。”旁边有后备队的成员听到这话,不由接口庆幸道:

    “那刘哥你现在可算解脱了吧。”

    听他这么一说,刘肖嘴角一抽搐,不等他回答,其他预备队的成员转过了头来:

    “不,天下乌鸦一般黑!进了预备队后,仍然有这项考核,只是笔更大更沉而已。”

    这预备队员的话当下将说话的少年打击得不轻,曹队长转过头来,那之前说话的预备队员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吭声。

    张义两人又将挂在推车上的铁笔取了下来,宋青小之前便已经听人说过这一次考核内容,倒并不如何吃惊。

    那铁笔长约一米,约摸手腕粗细,笔尖制成毛笔的样子,笔尖因为长时间的使用,有些微磨损。

    有吃过它亏的队员哀嚎不止,刘肖知道宋青小才进队不久,参与考核也就两次,因此细心的替她解释:

    “这笔是以精品陨铁矿打磨而成,看似不大,其实入手很沉,有203斤。”他将铁笔介绍了一番后,随即又指了指那落在地面的石材:

    “笔的重量不是最麻烦的。”后备队中的人常年习武,力量远胜普通人,那笔虽然重,可常年练习的队员也未必拿不起。

    之所以这样的考核时常难倒一堆人的原因,重点在那石壁之上。

    “那是以提炼之后精纯的绿铁矿打造而成,坚硬度已经胜过矿石之中最为坚硬的绿铁矿本身。”

    他说到‘矿石之中最为坚硬的绿铁矿’时,感觉宋青小像是微微扬了下嘴角,再看又像是自己眼花看错了似的。

    这些矿材经过反复提纯之后的硬度非同一般,难以留下痕迹,所以使用至今,上面只留了一些浅浅的印痕而已,确实如任队长所说,就像是猫抓过的痕迹。

    哪怕是刘肖,如今实力精进之后,也并没有把握可以在上面写出清晰的字印。

    他看了宋青小一眼,安慰她道:

    “不过也不用担忧,凭我经验,只要能在上面留下印记,其实已经算是考核合格。”

    再加上宋青小实力毋庸置疑,考核只是走个流程而已,曹队长就等着考核完后,将她划进预备队里。

    两人说话功夫间,考核已经开始。

    任队长念到了队员名字,被点到名的一脸苦色,上前一步深呼了一口气之后,将铁笔扛了起来,颤巍巍的站在那巨石面前,咬着牙关扛着那笔在石材上磨走,画出‘吱嘎、吱嘎’的刺耳响声。

    划了半天,那石材完好无损,并没有在上面留下丝毫印记,更别提写出一个像样的字。

    数下之后,这人力气用尽,汗如雨下,时间一到,面色颓废的放下了笔,退回了人群里,显然考核是失败了的。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人也跟着相继失败,任队长眉头皱得很紧,注意到曹队长的目光不时往宋青小的方向看去。

    显然这一届后备队中,除了宋青小之外,暂时并没有这位预备队的队长能看得上的苗子。

    这一事实令任队长极为窝火,当着曹队长的面,他憋了一肚子气,看着扛着铁笔,双腿发颤的队员,厉喝了一声:

    “没吃饭吗?就这点儿力气?你们平时训练到哪里去了?给我挺起精神,好好写!”

    那队员被他一喝,差点儿哭出了声音,曹队长就笑道:

    “老任,我看你带的这几个队员不行,是不是你老了,没了当年的狠劲儿?”他下巴一扬,大嗓门喊道:

    “如果你不行了,干脆早点退休算了,凭你这些年资历,说不定能混进研究院内,荣领养老金!”

    他这一番挑衅的话一说出口,任队长顿时大怒:

    “你闭嘴,不然我俩再比划比划,看谁到了领退休金的年龄?”

    两个队长眼见又要打起来,两个副队长叫苦不迭,连忙上前来劝,任队长还有气:

    “我看你也不怎么样,教的队员也不过如此而已嘛,那个谁——”他为了气曹队长,甚至故意作势剔了下嘴:

    “那叫刘肖吧,上次不是青小手下败将了吗?”

    无辜被卷入两个队长战火的刘肖苦笑了一声,但输在宋青小手下却又觉得并不丢人,面对其他人同情的目光,他只是摊了摊手,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哼!”曹队长脸色先是一沉,紧接着耍赖道:

    “上次可没分出输赢,谁听到刘肖认输了吗?”他随手抓了一个预备队成员过来,揪住他衣领,将人用力的摇晃:

    “你听到刘肖认输了吗?”

    可怜的队员措不及防被他逮到,被曹增大力一摇,只觉得身体骨头都像要散架一般,晕头转向间迫于他的淫威,可怜兮兮道:

    “没,没有听到……”

    曹增冷哼一声,将人一丢,又再次逮了个人过来,咬牙切齿的问:

    “你听到了没?”

    “没有,没有听到。”那被抓到的倒霉鬼看之前那队员面色惨白,摇摇欲坠的样子,连忙求饶:“队长饶命。”

    曹增将他一丢,目光又往后备队的方向看去,语带威胁:

    “你们听到了吗?”

    大家被他如狼似虎的眼神一瞪,当下低下头来,顶着任队长要打人的神情,硬着头皮异口同声的回:

    “没有听到。”

    任队长虽说时常冷脸,可比曹队长好说话了许多。

    预备队的队长就像魔鬼一样,众人宁愿得罪任队长,也没人敢得罪曹增。

    “……”任队长一脸无语,目光冷冷在众人身上扫了一眼,默默将这些说话的人的名单记在心里。

    “你看老任,怎么能叫预备队的人输了呢?”他笑嘻嘻的,“我看就是你的人不行,恐怕还比不过那头畜……”

    他目光往银狼的方向一转,剩余的话未说出口,便见银狼眸中凶光一闪,仿佛这狼极通人性,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鬼使神差的,曹队长当下身体反应比意识更快,改口道:

    “……青小的宠物呢!”

    “胡说八道!”任队长不服的喝斥,他教的队员虽说确实不争气,可是这面石壁是以绿铁矿融成,坚硬无比。

    就是队员扛着以精陨铁制成的铁笔都没办法在上面留下划痕,更别提一只不可能握住东西的狼,仅凭爪牙能在上面留下痕迹!

    他虽然看到过银狼当时想要扑杀刘肖的一幕,也承认这狼十分凶悍,但任队长却并不认为这狼的爪牙能比精陨铁更坚硬!

    “你是不敢承认你的队员比不过一头宠物。”曹队长双手环胸,将任队长激得暴跳如雷:

    “谁不敢承认?我是不想听你满嘴鬼话,怕你误人子弟!”

    “是你误人子弟才对!”曹队长当下顶了回去,任队长不甘服输:“你误人子弟。”

    “你误人……”

    “好了队长……”预备队的副队长一脸头疼,忙不迭的上前来劝阻,这两个队长一见面就如小孩斗嘴,吵个不停。

    “不要闹了队长……”张义也上前将怒火中烧的任队长架住,两个队长越吵越凶,隔着劝架的人也伸腿互踹,眼见二人吵得正面红耳赤之间,任队长大喊一声:

    “曹增,你敢不敢打个赌?”

    “赌就赌!”

    “要是青小的宠物不能在这石头上留下印子,我要你在上面抄写三遍你曹增不如我后备队的人,你敢不敢?”任队长怒到极点,冷静的问了一声。

    “怎么不敢,输了老子抄十遍服你!”曹增也梗了脖子喊。

    他喊完之后,先前还看似被怒火激得失去理智的任队长突然阴阴的笑了出声:

    “这可是你说的。”他一下恢复冷静,任由张义等人将他架退半步,“早就等着你这句话了,你这糟老头子,等着写悔过书吧你!哈哈哈哈哈——”

    任队长笑声一出,曹队长顿时面色一变,像是也反应过来自己上了他的当。

    旁边的副队长及其他队员一脸无语的盯着他看,后备队中的人一脸同情。

    任队长还在大笑不止,仿佛对赢了曹增这一回感到极为畅快:“你不会想反悔吧?反悔也行,反正这是你的看家本事!”

    曹增面色青白交错,刘肖看到他这恼羞成怒的样子,当下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双掌一拍:

    “哎呀,队长又犯蠢了!”

    狼的爪牙虽利,但又怎么跟精陨铁制成的笔相比?那精陨铁炼制而成的笔要想在这石壁之上留字都不容易,更何况动物的爪牙呢?

    任队长老奸巨滑,摆明引曹队长上勾的,谁知曹队长得意忘形之下,真的将这钩咬进了嘴里。

    他吃亏丢面子倒不要紧,但回头恐怕要将怒火发泄到队里,大家都深知他德性,正感不安间,曹增脖子通红,突然大喊了一声:

    “谁说老子要反悔?输了老子大不了写就是!”

    他说完,往宋青小的方向看了过来:

    “青小,让你的宠物出来试一试,让这群没见识的开开眼界!”

    “哼!死鸭子嘴硬!”任队长今日算计了曹增一回,心情极好,仿佛一报前些日子被他打成猪头的仇似的:

    “它的爪牙再锋利,又怎么可能抓得动这石壁,我劝你认输,说不定求一求我,心情好了,让你少写几个字。”

    任队长一番话说得曹增拳头紧捏,额头青筋直跳,像是在强忍怒气,又唤了一声:“青小。”

    宋青小眉梢跳了跳,没料到这两个队长吵了半天将战火燃到了自己身上,再听曹增一唤,不由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银狼一眼,示意它过去。

    银狼的实力宋青小心中清楚,它进化之后爪牙之坚硬,不下于一般法器。

    逃离恐怖营中,那爪牙能将地狱三头犬坚硬的外皮撕裂,这石壁虽硬,但如果只是留下抓痕,对它来说应该并非难事。

    银狼感应到她的眼神,懒洋洋的挪起身。

    两个队的队员都避让开来,看着这头巨狼往石壁的方向走去。

    银狼一动之后,之前玩笑似的荒唐打赌却又因它的举动而多了几分认真。

    “你还真跟着他们闹。”刘肖苦笑了一声,银狼一起身之后,他就已经来不及劝止。

    先前还被架住的两个队长见狼一动,都不约而同的推开了其他人,各自整理自己的衣襟。

    “我劝你早点认输算了。”任队长见狼虽然动了,但心中却并不认为银狼真的会凭借爪子,在石壁上留下印痕,还在嘲讽:“免得等下输了,当众写保证更丢人。”

    “我听你放屁!”曹增目光落在银狼身上,听了任队长这话,头也不回的顶了他一句。

    后备队中,围观的檀文等人看着银狼走到石壁面前,抖了抖身体,站定之后仰头往石壁之上看去。

    紧张之下,众人瞪大了眼睛,像是深恐错过了接下来的一幕似的。

    校练场内的气氛一下紧张了起来,由先前两个队长要打架时的火爆,一下变得安静无比。

    不知为何,刘肖本来一开始笃定这狼不可能抓得动石壁,可此时看了看银狼,又看了看镇定无比的宋青小,又隐约觉得事情可能会有变数的样子。

    “不会吧……”刘肖不敢置信的低呼了一句,“莫非它真的认为自己抓得动这石壁?”

    他说出这话时,还是开玩笑的语气,但不知为何,刘肖看着银狼背影,却又隐隐觉得它可能真的有这样的实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