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乔雨欲跟上前的步子猛然停下,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明显透着不解和疑『惑』。小鬼因为切断对方的侵入,真思忖着褚洛凡侵入xk防御系统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或者是想要引导他来“攻击”,而获取什么的时候,就见石墨晨离开,欲张的嘴,也是要

    开不开的。

    阿六拧了眉,视线落在了被切线成好多小块的电脑屏幕,思忖着,刚刚晨少到底看到了什么,才会有这样大的反应?

    正想要一个块一个快的找找的时候,监控信号中断,显然,是石墨晨下达了中断命令。

    “……”阿六嘴角抽搐了下,有些哭笑不得。

    特么的,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晨少的心思了。

    “你那边什么情况?”阿六倒是没有去继续猜,只是看向小鬼。

    其实,按理说,小鬼不属于xk的人。

    可因为都是在石墨晨身边,加上电脑高手,有些事情,也就不避讳那么清楚了。

    “我觉得,褚洛凡是m的可能『性』已经高过八成了。”

    说到正事,小鬼也是一脸的认真。

    “哦?”阿六咦了声。

    小鬼将刚刚线上的比拼和一些细节说了后,把自己电脑屏幕转向了阿六,“这个,是m的专属标志,虽然隐在了代码中间,可是,我发现了。”

    是,他发现了。

    小鬼本就是带着目的探视的,自然,不会遗漏小细节。

    “澳海市假日酒店,免战区,加上现在……”小鬼耸肩了下,“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了。”

    确实,太多的巧合,绝非巧合。

    只是,巧合再加上一些刻意的时候,往往也会让很多人忽略很多。

    房间里,三个人一边疑『惑』着石墨晨的行为,一边讨论着褚洛凡是不是m的最大可能『性』。

    出了房间的石墨晨,直接下了地下停车场,上车,流畅的一个倒车后,车在有些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下,出了酒店停车场……一路,往科大的方向而去。

    ……

    科大,冷饮店。

    唐笙点了个冰沙,找了个地儿坐后,拿了手机出来。

    欧阳:ok吗?

    唐笙回复了一个‘ok’的手势。

    欧阳渌发了个笑脸:这会儿在干嘛?

    唐笙:在冷饮店喝东西,太热。

    欧阳渌斜眼表情:作死你!

    唐笙得意的笑:作,是女人的专利。

    欧阳渌暗暗吁了口气,也看唐笙发的话的语气,显然,知道尾巴那边,她应该是处理的不错,也就放心:晚上想吃什么?

    唐笙想了想:昨晚买东西的时候,看到前面不远有个夜市?

    欧阳渌:嗯,里面不少小吃,还不错。

    唐笙发了个流口水的表情,欧阳渌了然,回了个“等我忙完”后,二人也就没有再发消息了。

    刚刚放下手机,唐笙正拿过小勺打算吃冰沙的时候,手机传来视频通话的请求,是时光。

    接起,唐笙看着时光那妆容,嘴角抽搐了下,“你这是刚刚被蹂躏完吗?”

    “可不是?”时光翻翻眼睛,“牢戏。”顿了下,她说道,“晚上要加场,我回去肯定过凌晨了,你要是等不了就早点儿睡吧。”

    唐笙还没有说话呢,就听时光又说道:“欸,你不会是还打算在科大,不回酒店吧?”

    唐笙想到刚刚石墨晨的来电,有些悻悻然回道:“再说吧!”

    “啧啧。”时光受不了的翻翻眼睛,“我说,你丫的能不能给自己点儿机会……特么……我靠,有记者!”

    时光那顺口的粗话说的顺溜,突然发现有记者在探班,原本是要止住粗口的,谁知道又爆了一句。

    唐笙嘴角抽了下,就见时光示意了下助理先去应付,随即拿着手机换了地儿的说道:“话说,你和石墨晨什么情况,昨晚你不对劲啊!”

    “是我矫情。”唐笙嘴角涩然笑了下。

    其实,就算石墨晨利用她什么的,难道,她没有想过利用他吗?

    只不过,这个利用里,她还输了个先动心而已。

    一个人帅,有教养,又在小细节上能感动人的男人,很容易让女人动心,这也没什么?

    只不过,动心就会矫情,没办法。

    时光沉默了下,因为还在片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说道:“你要是回酒店的话给我消息。”

    “嗯,好……”

    “我去应付记者探班去了,见面聊。”时光说着,还加了一句,“你丫的好好想想你的人生,你才二十出头,大把的人生。”

    “好了,我知道了,管家婆。”唐笙又是心暖,又是无奈的说道。

    时光对着屏幕亲了下,随即挂断。

    唐笙放下手机,手托着腮,小勺子搅动着冰沙,那会儿还急需降温的心情,这一刻,突然因为时光的一个通话,心情莫名的进入了冰点。

    爸爸的死,爱情……

    呵呵!

    唐笙啊唐笙,人,怎么可以贪心的什么都想拥有?

    看着冰沙,唐笙嘴角涩然的扯了下,机械的挖了一勺送入嘴里。

    盛夏,这样的凉意入嘴,透着舒爽。

    唐笙偏头,看着窗外形『色』各异的来往人群,渐渐地,视线失去了焦点,思绪更是空的没有了任何。

    直到,失去焦点的视线里仿佛有很多人因为看到了什么,而各种惊艳,窃窃私语,甚至行为怪异的时候,唐笙才渐渐聚拢了目光。

    而这时,唐笙也才看到,石墨晨正朝着冷饮店的方向走来……

    呃……她幻觉了吧?

    石墨晨怎么会在这里?

    唐笙自嘲的垂眸,觉得她真的是又作又矫情。

    再次抬眸,石墨晨的身影已经不再视线里。

    果然……是她的幻觉。

    “冰都化了。”淡漠的声音在一旁想起,“为什么不接电话?”

    “……”唐笙下意识的朝着一旁看去,又下意识的抬眸,当看到石墨晨那张淡漠的脸时,先是惊讶,再是有点儿惊恐,“你怎么会在这里?”

    “跟我走。”石墨晨冷漠说完,也不管唐笙反应,径自一把拉了她手腕,已然拽起了她。“喂……”唐笙被拉起,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石墨晨拉着出了小冷饮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