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穿越之争战三国 > 第182章 田楷
    田楷、单经随着世家等人好不容易杀出城门,本以为安全了,可是还未放下心神,就见前方拓跋虎领军杀来,吓的赶紧四处逃窜。

    拓跋虎早领鲜卑骑兵等候多时,此时见城中敌军冲出,赶紧令鲜卑骑兵上前围杀。

    “田太守,趁现在人多快走!”单经斩杀一个上前的鲜卑骑兵,夺了马匹,就要拉田楷上马。

    “哈哈哈!老夫愧对主公啊!愧对主公!”田楷一把甩开单经的手,往敌军冲去。

    单经见田楷已存死志,那里还敢多留,拍马手持长剑就往外冲。

    此时拓跋虎正指挥兵士围杀,突然见手下兵士围着田楷,脸上一喜,心想这可是一个大官,若是生擒,那可是大功一件。

    “别杀那敌将,给我生擒!”拓跋虎大声喊叫冲了过去。

    本想一击斩杀田楷的鲜卑骑兵,此时纷纷收住力气,改向田楷手脚上招呼。

    田楷本报着杀一个算一个的想法,此时见敌军要生擒自己,更是勇猛,手中宝剑连刺几人。

    就在田楷再次刺出长剑时,拓跋虎已来到身后,长枪打着田楷背上,见其倒地还想挣扎起来,赶紧呼唤兵士上前绑了。

    鲜卑骑兵得了命令,就有两人下马,一把按住挣扎的田楷绑了起来。

    “李惠义你个乱臣贼子,勾结异族,侵犯我主城池,老夫诅咒你……呜呜呜……”

    看着被堵上嘴巴的田楷,嘴巴还在狂动,拓跋虎心里舒服多了,笑着说道:“哈哈哈!省点力气吧,我鲜卑已投靠辽东候,也算是大汉子民,只有尔等腐儒,才用老眼光看人。”

    拓跋虎挥挥手,让兵士押着还想辱骂的田楷下去,自己领兵前去追击逃散的敌军。

    李惠义见城门已被打开,就领着典韦、郭嘉等人进城,占领府库等待众人到来。

    战斗并未持续多久,就已结束,诸将安排好手中之事,就前去向李惠义报告。

    李惠义正和郭嘉两人有说有笑,就见诸将陆续到来,于是纷纷让其入座,等候人员到齐。

    “哈哈哈!快走!”

    听闻拓跋虎豪爽的笑声传来,李惠义等人纷纷向屋外望去。

    拓跋虎押着数人来到屋中,见众人都望着自己,赶紧抱拳说道:“未将拓跋虎来迟,还望主公恕罪!”

    李惠义挥挥手笑着说:“拓跋将军立了大功,怎能怪罪,快坐、快坐。”

    “呜呜呜……”一旁的田楷见到李惠义,就要开始辱骂,可惜嘴巴被堵,只能发出呜呜叫声。

    李惠义看着眼里,就让人取下田楷口中破布。

    “呸呸呸!李惠义,你枉受朝廷大恩,私自侵犯边郡,此举乃是逆贼之举,你个不忠……”

    田楷被取下口中破布,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辱骂,反正就是一死,何不出了心中恶气。

    李惠义见田楷骂个没完,冷喝一声:“够了!本候见你是个人才,不想怪罪于你,若是不识好歹,立马叫你人头落地。”

    田楷见李惠义动怒,反而笑了起来,开口骂的更欢。

    拓跋虎看着眼里,心想此人乃是自己擒拿,若是让他再骂下去,万一主公怪罪,可就不秒。

    “大胆逆贼,还敢辱骂,看剑!”

    “住手!”

    李惠义见拓跋虎拔剑上前,赶紧出声制止,看着闭上眼睛,一脸如愿所偿的田楷,脸上露出冷笑。

    “哎,奉孝,你如今没有时间教学,不知是否有人顶替?”李惠义故装疑惑的问着郭嘉。

    郭嘉那里会看不出李惠义心意,于是笑笑附和说:“自奉孝离开后,都是元皓先生暂替,主公何让他前去。”

    田楷见李惠义没有恼羞成怒,心中暗自佩服李惠义忍耐,此时又见郭嘉指着自己,冷笑道:“哼!我田楷虽无大才,但也知一臣不事二主之理,尔等就别枉废心机。”

    李惠义没有理会田楷,而是看着郭嘉说道:“有理,那就让田楷前去。”

    田楷心中气啊,自己都说不会投降,可是这李惠义还像未听见一般,当时怒火直冒。

    “李惠义你聋了,我田楷是不会投降你的!”

    李惠义看着田楷发怒,冷冷开口说道:“没人要你投降,只是让人护送你一家前往辽东定居,顺便让你授人学业,仅此而已。”

    田楷听闻一家,心里咯噔一声,这李惠义威胁之言已经表明,若是不答应,只怕就不是自己一人身死,这李惠义好卑鄙……

    看着田楷脸上表情快速变化,李惠义心知田楷难已选择,于是向郭嘉说道:“这新到一地,怎么也要谋取一份生计,不然怎么生活,奉孝你说是吧?”

    郭嘉配合的点点头,看向田楷说道:“此话有理,田先生不为自己,也要为家人着想。”

    田楷心中纠结无比,此时见郭嘉给自己台阶,心知若不同意,只怕会让李惠义狠下心来。

    “唉!也罢,老夫已为主公尽力,怎奈时不待我,如今只能前往辽东,做个为了生计的教学先生。”

    李惠义见田楷已经同意,脸上露出笑容,让人送田楷下去准备,明日就前往辽东。

    安排好田楷,李惠义冷冷的看着剩下的世家几人,开口说道:“诸位准备让本候如何处置你们?”

    世家几人互望一眼,浑身颤抖的慌张跪下求饶,只有公孙家家主毫无畏惧的开口说道:“李惠义,老夫乃是公孙瓒叔父,更是幽州第一大族公孙家家主,你敢动老夫分毫?还不快放老夫离去!”

    李惠义最受不得威胁,若是好言相说,还可饶他一命,如今见公孙家家主如此猖狂,脸上难看无比。

    “哈哈哈!好魄力,只是不知家主那来的勇气?”李惠义冷冷的看着公孙家主。

    李惠义此时还在给机会,毕竟现在还不能完全得罪死公孙瓒,不然要是公孙瓒不顾后果报复,那可是一件头疼的事。

    公孙家主见李惠义不敢向自己动手,于是更加猖狂说道:“哼!就你一乡村野夫,在老夫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一旁典韦那里容的他人侮辱自己主公,气的暴起一戟刺向公孙家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