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到莫渊夫妇二人,陪着莫君澜来到文华殿的时候,其他人早就已经到了。

    大殿里,李隽左等右等不见莫君澜到来,心里不免有些着急。

    又想到昨天晚上在昭阳宫里,皇后娘娘和他说的那些话,他小小的眉头便又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正在烦恼的时候,大殿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李隽连忙抬头去看,正好看到莫渊怀里抱着的莫君澜。一刹时,李隽的心里竟然莫明的松了一口气。

    当然了,莫君澜刚一进院子,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主要是这一次,除了莫渊夫妇和莫白陪着他之外,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个高大威武的男人,而那两个人的手上,还各自提着一个红油漆的盒子。

    洛金宝一看到那红盒子,一双眼睛登时就瞪的溜圆。

    “殿下,宣哥儿,你们快看,澜儿真的给咱们带好东西来了!咱们快点儿去迎迎吧!”

    对于让莫君澜去买的东西,林宣心里是最有数的了。

    可是此时看到莫君澜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他心里也觉得十分奇怪。

    他心里还想呢,莫非澜儿给他带的,并不是他想要的东西不成?

    不行,他也得过去看看才行。

    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林老太师突然从旁边的偏殿转了进来。

    “嗯咳!你们几个干嘛?都准备准备,该上早读课了!”

    林宣一看到自家老爷子,脸色当时就蔫了,爬起半截的身子,也慢慢的落了回去。

    面对林太师,不光林宣会害怕,洛金宝也一样犯怵。单单是听到林太师的一声咳嗽,洛金宝迈出去的小胖腿,就老老实实的收了回来。

    至于李隽,自打他看到莫君澜进了院子,一颗心便沉稳多了,所以此时听了老太师的话,他的表情最是稳定。

    就在大家老老实实,正襟危坐之时,莫君澜乐乐呵呵的从门口迈了进来。

    “老师早!”

    看到林太师,莫君澜心里下意识地把他和前世里的班主任挂了勾。

    一大早进门就遇到班主任,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他觉得自己的还是礼貌一点儿,嘴巴甜一点儿的好。

    林老太师一回头。

    只见莫君澜身上穿着一身湛蓝色的新衣服,上面绣着云纹青枝,衬得她的小脸真是倍精神;头发也梳的一丝不苟,一圈小辫子拢到头顶绾起来的样子,看上去让人忍不住真想上去亲上一口。

    “澜儿来啦?”老太师冲她乐乐呵呵的一笑。

    莫君澜心说有门儿,连忙迈动小短腿进了大殿,然后又冲着林老太师作上一揖,便急急的往自己的座位跑去。

    刚转身,便听到林太师道:“咦,你跑什么啊?你先站住!”

    莫君澜只好停下,之后笑着转身:“老师,您叫澜儿有什么事?”

    不想这一次再去看林老太师之时,他脸上的笑容竟然不见了。

    “哼!你这小鬼头,跟老夫这里耍滑头是吧?前段时间让你背的文华戒律可还记得?”

    莫君澜小心肝一颤,连忙点头:“当然记着呢,老师您要考我吗?”

    “那你说说,若是迟到了,应该怎么罚?”

    莫君澜小脸一垮,低头道:“迟到一次,罚扎马步一堂。”

    “嗯,既然是这样,你到左边第二个窗户下面,开始吧!”

    呜呜……莫君澜表示,她真的好想哭!

    这都什么破规定啊?!

    她今天早上不过就是赖了一会儿床而已,而且还都是因为爹娘害的!

    现在倒好,竟然要让她一个五岁大的小孩儿扎一堂课的马步。

    这一堂课下来,她这双小短腿儿,到底还要不要啊?

    “怎么着?你这是不想去?”见莫君澜站着不动,林老太师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

    这下还真把莫君澜给吓了个够呛。

    她还记得之前有一次,林老太师罚迟到的洛金宝,因为他没有按要求站好,后来还在手心里打了板子,那滋味,真是想想就够疼的。

    “澜儿这就去!”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还是老实一点儿吧。

    “老师,咱们都还没有开始上课呢,所以澜儿他也不算是迟到吧?”李隽看到莫君澜一脸委屈的模样,有点心疼,忍不住开口为她求情。

    无奈林老太师根本就不讲情分:“文华戒律第一条,尊师重道。他比为师来的还晚,你说要不要罚?”

    李隽咬了一下嘴唇,文华戒律第一条的确是这么说的。

    可是以前老太师也不是这么计较的人啊?

    怎么他今天反倒和莫君澜计较上了?

    有心想要再辩驳几句,却不想老太师突然吩咐大家道:“你们三个,把书翻到第三十二页,开始早读,一会儿为师来检查!”

    老太师吩咐完他们,又对窗边站着的莫君澜说道:“还有你,给我好好的蹲着,听听他们几个是怎么读的,若是一会儿为师回来,你能够背出几句的话,为师就提前免去对你的惩罚!”

    老太师说完这些,一扭头便出去了。

    看到老太师出去,莫君澜小脸那叫一个臭啊。

    哼,让她这么半蹲着扎马步就挺难为人的了,居然还要让她跟着一道背书,真当她是个神童了吗?

    唉,说来说去,这一切也全都怪她,早知道会有今天,她当初就不应该显摆。

    这下好了,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下去!

    莫君澜心头虽然叫苦,李隽几个人听了心里却是十分的高兴。

    在他们看来,背书这件事情,对于莫君澜来说,那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儿好不好?

    李隽看看林宣和洛金宝,正好两个人也刚好看向他,三个人一使眼色,暗暗约定好一切。

    跟着,莫君澜的耳边便传来了三个人齐声诵读的声音,那声音又大,又缓,又清又亮,明摆着就是要照顾莫君澜的。

    看到他们三个如此用心,莫君澜的心里也不由感觉到一阵温暖,忍不住咧开小嘴儿冲着三个人笑了起来。

    而这一切落入到大殿外面的几个人的眼睛里,却让沈明珠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季长啊,你就放心好了,一切都有老夫在呢。而且太子宅心仁厚,你也看到了;还有林宣和金宝那两个孩子,品性也是一顶一的好,相信有他们陪着澜儿那孩子一起长大,一定错不了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