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东汉小霸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香消崖山下,再无五彩衣
    碎水道人看着异常坚决的彩圆儿,心中又叹了一口气。

    “孽缘啊……”

    彩圆儿再次开口道:“请老仙长成全!”

    “也罢!但是我要提前告诉你...这种方法无异于剥皮抽筋,碎骨重塑啊!”

    彩圆儿坚定地说道:“我不怕!”

    “姑娘可想好了?”

    “只要能跟有水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了,请老仙长开始吧!”

    彩圆儿的眼睛明亮且坚韧,让碎水道长都忍不住点头。

    “好!那么……你就暂且在这里住下,以后每日我都会为你伐筋洗髓,重塑肉身!就当是我这个做师傅的……为弟子最后做一点事吧……”

    “老仙长!”

    彩圆儿看着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真是打心底里佩服他。

    碎水道人看着彩圆儿的表情呵呵笑了起来:“不必自责,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毕竟老道我已经九十有六了,也活够本了……其实,之前我为了给有水逆天改命,已经窥得了太多天机!所以身体遭到的反噬也已经深入骨髓……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我也活不到明年夏天喽~”

    “彩圆儿替有水叩谢老仙长!”

    彩圆儿诚心的在水桶里一叩到底,弄得水桶里的药水都荡了一些出来。碎水道长怕吵醒徒弟,就急忙阻止了彩圆儿。

    “不必行如此大礼,其实老道我也是存了私心的,我也是想着,等我走了以后,有水这孩子还能有个人看着他、照顾他。这孩子前半生颠沛流离,很容易误入歧途……直到后半生才能得贵人相助啊。”

    彩圆儿红着眼睛,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有水,看着他不让他学坏!”

    碎水道长微笑点头,算是将自己这个小徒弟托付出去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碎水道长都会每日为彩圆儿重塑肉身。那中间所遭受的痛苦外人如何都不得而知。反正彩圆儿要洗髓之前,都会想个理由支走张有水,生怕被他听到。可她不知道的是,每次她支走的张有水,都会靠在屋外的墙壁上泪流满面……

    如此煎熬的时光,终于在某一天画上了句号。

    “呼~姑娘……你身上的妖气已经被我全部清除干净……你从今以后就算与有水结婚生子……都不会在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了……我也能安心去了……”

    “老仙长!?”

    “师傅!!”

    自碎水道长仙逝之后的第三天,张有水带着彩圆儿,在师傅的坟墓前磕了三个响头。

    “师傅……徒儿今日就会带圆儿下山。我们会经常来看您的,您多保重!”

    考虑到彩圆儿鳑鲏小鱼的身体需要,张有水果真在山腰上的一处溪流边建起一座房子。

    两人在师傅的坟前磕头成了亲,就算是名副其实的小夫妻了。成亲之后,彩圆儿在新家的旁边圈起一块空地并种上了蔬菜。张有水时不时会下山为百姓做些红白法事来养家糊口。这对年轻的夫妻虽然并不富裕,但日子却也过得开心自在。

    时间一晃就是一年过去了。这一年里,恐怕是张有水这辈子最幸福、也是最开心的一年。而且更让他开心得是——彩圆儿怀孕了。

    “夫君~你回来了~”

    彩圆儿在这一年里又重新长出了一身崭新的漂亮五彩衣衫。这让她看起来比一年之前更加美丽,更加动人。

    “圆儿~我今日在山下找了一个教书先生的工作!有六个孩子,报酬也不错!这一下,就可以为我们的孩子添置些家具了。”

    张有水兴奋的给妻子讲述着山下的人和事,而彩圆儿就那么静静听着,眼中尽是宠溺与爱慕。

    本来这对小夫妻都以为自己会这样平静的过完一生,可命运偏偏就是要将张有水拉回到他本来应该走的人生轨迹上……

    这一日,张有水照例在学堂教完了一天的课业,正准备在镇上买一些里屋带给妻子,而就在这时,镇上得百姓却忽然间骚动了起来。

    “大家快跑啊!有溃兵朝这边来啦!快跑啊!”

    有百姓在街上大声叫喊,而后整条街的百姓都开始收拾东西仓惶而逃。一时间,整条街都乱做一团,鸡飞狗跳尘土飞扬,还差点把张有水买的点心撞到了地上。

    要说起这些溃兵,附近的百姓都是谈之色变!本来士兵应该是保护百姓才对,可这些溃兵却比山贼还要狠毒!他们经常成群结队的劫掠百姓,而且没有规律不讲规矩。就算是山贼劫掠也知道给百姓留下些来年的种粮,可这些溃兵却是连抢带烧,赶尽杀绝!

    张有水听到这个消息也只得跟着逃难的百姓一起躲到了一间荒废的土地庙里。不久之后,张有水就听到了不远别传来的喊杀声、叫骂声。那些溃兵似乎很不满意抢来的成果,所以就开始到处放火。

    “哎……这些挨千刀的杂种!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名百姓悲从中来,呜咽的哭了起来。

    “哎……听闻外面黄巾军作乱,已经攻下朝廷很多城池了,逼急了,老子也去投靠黄巾军!反正朝廷也不管我们百姓的死活!……可就是,放不下这一家老小啊……”

    另一名百姓也悲愤的控诉着朝廷的无能。一时间,整座小庙里都充实着浓浓的负面情绪,很多人都哭了起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逐渐平息下来。有人贴在破了洞的墙壁上往外看,除了一地狼藉,似乎已经没有了溃兵的身影。

    “那些畜生好像走了?我们可以出去了吧?”

    一名百姓悄悄的钻出了破庙,壮着胆子往街道上看了一眼。

    “喂~~~溃兵都走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随着他的叫喊,街道上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百姓。他们有的人神情麻木,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躲躲藏藏的生活。有些人则骂骂咧咧,嚷嚷着朝廷有多无能。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乱世恐怕还要持续很久....

    张有水跟着其他百姓也走出了破庙,他看着那些面容憔悴的百姓们,心中感叹还是自己住在山里安全。

    忽然,他听到不远处的两个人在交谈着什么,似乎那两人提到了“溃兵”、“东边”、“进山”等词语。

    “这位大哥,请问你们刚刚说什么?溃兵怎么了?”

    张有水没来由的心中发紧,他急忙跑到那两人身边,试图问清楚他们所说的内容。

    其中一名男子皱眉叹气道:“哎~我们说溃兵出了镇子就一路往东去了,听说是打了败仗又害怕上官处罚,所以准备逃进山里。如果这些溃兵逃进山里,那岂不是以后隔三差五就会来我们镇上打秋风?那我们这些人还怎么活呀!难道真是乱世的百姓不如狗?”

    那男子还在继续唠叨着,可张有水在听到溃兵逃进山的时候已经完全呆住了。

    “不!彩圆儿,彩圆儿还在山里!”

    张有水突然拔腿就跑,朝着东边一路追赶,他想在溃兵找到他的小家之前带彩圆儿躲起来。

    “无量天尊!请您保佑那些溃兵走慢些!走慢些!!”

    由于这一年里张有水经常上山下山,脚力和身体也已经锻炼的比一年前有了很大的改观,所以他全力跑起来速度还是很快的。

    气喘吁吁地张有水扶着一棵树,他发觉今日他只用了平日里一半的时间就跑回了广通崖崖脚下。

    “希望还来得及!”

    顺了口气,张有水再次动了起来,只不过这时他的内心却无比忐忑。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彩圆儿吃了那么多苦才能和我在一起....我还要让她过上好日子,我们还要生很多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张有水一路都这样念叨着,似乎是在自我催眠一样。可是,当他蹲在草丛中看到自己那小木屋的时候,那些侥幸和自我安慰全都化作了泡影....他的小家,正在燃烧。

    “妈的!让那个娘们给跑了!”

    “哈哈哈!谁让你那么猴急,应该先把她绑起来才对~~~”

    燃烧的木屋前,几名溃兵正拿着从张有水家里翻出来的一些生活用品。几个人一边嬉闹,一边说着刚刚的那名漂亮姑娘。

    “不过那女人还真是漂亮啊!特别是他那一身五彩衣衫,一看就不是凡品!估计能卖个好价钱,哎~可惜了!”

    “你小子就知道钱!你没见那小娘子的容貌?要是让兄弟我睡上一晚,就算现在去死也值了!哈哈哈哈~”

    一名溃兵口中说着污言秽语,便开始解了裤带往小溪里撒尿。他没注意到,一个怨毒的眼神正死死盯着他的背影,并且缓缓的靠近了过来。

    “啷哩个啷~~~小娘子把那五彩衣裙脱呦~哥哥我床上等呦~”

    那名溃兵似乎是尿爽了,还自己在那改编了歌词哼起小调来。可下一刻,他就感觉头部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紧跟着一股温热就自头顶流了下来。

    “啊!!我的头!兄弟们!救命啊!来人!”

    那溃兵一模自己后脑,只看到一手的鲜血!他搞不清状况,以为是追捕他们的人到了,此时只知道连滚带爬的大呼救命。

    张有水手中攥着一块染血的石头,他紧咬牙关,追着那名溃兵不停地砸。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其他溃兵听到动静也都赶了过来,这些溃兵只看到,一名身穿道袍的年轻人,正举着块石头追打自己的同伴。

    “娘的!什么时候道士也打人了?弟兄们,揍他!”

    说完,那些溃兵就一拥而上,很快就把张有水打倒在地。可张有水对那些落在他身上的拳脚浑然不觉,还是执着的抱住自己追打的那人,不停地将手中石块砸下。

    “救命呀!这道士疯了!”

    那名被张有水压在身下的溃兵已经满头鲜血,而张有水却似乎认准了他,此时一边砸还一边大喊:“我的彩圆儿呢?你把她藏在哪了?!我的娘子呢?!你对她做了什么!?”

    突然,陷入癫狂中的张有水身子一僵,接着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在他身后,另一名溃兵用刀背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后脖颈处。

    “呼....这小道士从哪冒出来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不知道啊,他刚才喊什么他娘子,莫非是说刚刚那个跳进水里的女人?”

    两个溃兵猜测着张有水的身份,却意外的没有人想要杀他。

    这时候,先前那名被张有水用石头开了瓢的溃兵气呼呼的站起身来,他抽出随身的短剑怒喝道:“妈的!敢打老子?我杀了你!”

    说罢他就举起短剑,准备一剑刺向张有水的胸膛。

    “哎慢着兄弟!这可是个道士,你杀他就不怕遭什么报应么?”

    原来,这些古人们还是很信鬼神之说的,所以在看到张有水的道袍时才没有第一时间痛下杀手。

    “老子才不管什么报应!老子现在就要杀了他!”

    那名溃兵也是气急了,根本不顾同伴的阻拦。他踏前一步,对准张有水的胸膛就用力刺了出去。

    “有水!你们住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短剑离张有水还有三寸距离时,旁边的河水突然爆绽出一道水墙!紧跟着一道五彩身影自水中跃出,并且伴随着一股水流,将那名要杀张有水的溃兵击倒在地。

    “啊!有妖怪啊!”

    溃兵们看到这一幕都大惊失色,可紧跟着他们又看清楚,那从水里跳出来的女人分明就是刚刚被自己这些人逼到跳河的小娘子啊?

    “有水!有水你没事吧!?”

    彩圆儿抱着张有水焦急的呼喊着,可张有水遭到重击,一时半会还昏昏沉沉没法完全清醒。

    然而就在这时,那些溃兵门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又围了上来。而这次,他们纷纷抽出了刀剑,还面带贪婪之色。

    “嘿嘿嘿~弟兄们,真是该我们发财~!这样的一个美娇娘不说,还是个会些法术的精魅!这要是卖给朝廷里的那些大人物,换的钱恐怕够我们花几辈子了!”

    “何止是钱!说不定我们还能捞个将军当当!”

    “哈哈哈哈!将这小娘子卖出去之前,我们弟兄也要好好享受享受!”

    几个人污言秽语哈哈大笑,渐渐将彩圆儿和张有水围在了中央。

    “小娘子,你要是肯主动跟我们走,那我们还能考虑饶你这小情人一命,怎么样啊?”

    人群中,彩圆儿低头抱着张有水,身子不停地瑟瑟发抖,看样子是吓得不轻。可就在这些溃兵以为能够轻松拿下的时候,彩圆儿却忽然抬起了头,那双眼睛也变得异常诡异!那是一双拥有五彩瞳孔的眼睛!

    “你们这些坏人....敢伤我夫君....我要你们全都去死!”

    彩圆儿浑身上下的气势陡然一变,五彩眼眸中射出一片森然杀气!她举起双手,口中念念有词。紧跟着,她身侧的那条河流逐渐沸腾起来!似乎是听到了彩圆儿的呼唤,河流轰隆隆暴涨而起,逐渐形成了一道三人多高的水墙!

    这时候,那些溃兵中的一人才颤抖着反映了过来,他举着刀大喊道:“快!快动手杀了她!不能让她念完咒语!杀!”

    随着他的喊声,那些震惊中的溃兵全都凶相毕露!他们举起手里的武器,同时冲向了彩圆儿。

    “噗噗噗噗!”

    “唔!.....”

    瞬间....彩圆儿的身体被六七柄刀剑同时插入....她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眼睛也逐渐恢复成了扑通的黑白色....这一刻,那道三人多高的水墙轰然崩碎,化作了无数水花洒落下来。彩圆儿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这才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呼呼呼....成了?我们成功了!弟兄们!不要给她喘息的机会!”

    溃兵们似乎发了疯一样,将自己手中的刀剑不停地落在彩圆儿的身上......

    “噗噗噗噗!”

    刀剑入肉的声音终于惊得张有水恢复了神智...可当他清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彩圆儿那已经空洞无神的双眼,和被刀剑砍得不成样子的身体....

    不一会,地面上有一条鲜血汇聚成的小溪流,从彩圆儿的身下一直流向了不远处的河水里....那河水,也逐渐被染成了红色....

    ......

    将军府书房内,张有水已经说的泪流满面。他哽咽着用手抹了一把脸,然后自嘲的笑道:“大概就是这么个事情,在那之后,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杀掉那些溃兵的,我只知道,我将名字改为张鮍,妖道张鮍!并且开始疯狂地报复那些流窜的溃兵....这也似乎应了我师傅的推衍,逐渐走入歧途...最后嘛,就那样一直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几十年,直到跟主公您相遇。呵呵呵~您可能就是属下那后半生的贵人吧!”

    孙策听了个目瞪口呆,他此时手上还拿着一杯茶,只不过那茶水却没有送进口中,而是全部倒在了自己身上。

    “张...有水...啊不对,张鮍。你....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