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东汉小霸王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彩圆儿
    广通崖上,露出了狰狞面目的老猿与碎水道人打了个昏天暗地。而一对少男少女则依偎在崖顶甜甜蜜蜜,丝毫没有被身边的老人打架影响了心情。

    “呵呵,彩圆儿~你说既然你是一条小鱼,是不是也能够在水里生活啊?”

    “自然啊,我现在道行太浅,不能行远路,所以才赖在这水潭旁边的。如果我现在离开水源太久,恐怕就会被渴死了。”

    张有水和彩圆儿并排坐在一起,两人的脑袋相互依靠,彩圆儿则抱着张有水的一条胳膊,好不甜蜜。

    “这么说的话,我以后可得选一处湖边,或者溪水边建一所屋子,这样我们住在里面你就不会担心口渴了~”

    “有水你真好~~~”

    就在两人亲亲我我的档口,老猿已经被碎水道人用拂尘抽得浑身是伤。

    “呼呼呼....碎水老道!我们本来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虽然都住在这广通崖上,但从没起过争执!难道今日....你就一定要与我为敌吗!?”

    老猿许是体力不支,此刻趴在大树上喘着粗气,久久不肯下来。

    碎水道人看对方这架势,恐怕是没有再战之力了,当下就收了拂尘,朗声道:“本来老道我对这广通崖上的精魅就多有宽让,平日里也尽量许你们一些好处....至于你们每日在我窗外偷听我授课也是全当看不见,毕竟都是为了修道,我也能理解。可是....你万不该出手伤人!这就是犯了大忌!精魅一旦伤人就不可回头,而且,你捉这位女子去做什么?不要告诉我是为了帮她!”

    老猿舔舐着手背上被烫伤的伤口,嘴里不屑的哼了一声:“哼!装什么圣人?说得好像我们受了你多大恩惠似得。你可别忘了,早在你最初上山隐居之前,我们就世世代代居住在这广通崖上了!说到底我们才是这里的主人,你只是客!我们能容忍你在这里开山收徒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你却得寸进尺,将整座广通崖视为自己的私产了嘛!?”

    碎水道人打了个稽首,目光锐利的看着老猿说道:“无量天尊....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你不必顾左右而言他。贫道上山开宗收徒、讲经说法,说到底也是惠泽一方生灵....你可知,我的众多弟子中精魅所占的数量也不少。”

    张有水听到师傅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就冒出了一种崇拜的眼神来。

    “哇!师傅真是...太伟大了!”

    老猿并不否认,只是转过头冷哼了一声。他再次开口时,却带着冷笑道:“呵呵,多说无益,今日这五彩小鱼我是一定要带走的!识相的就快让开,不要彻底伤了我们的邻里感情!”

    碎水道人刚想问你哪里来的迷之自信,可下一刻,他就身形一闪挡在了张有水和彩圆儿的身前。

    张有水此时也已经看到,不知何时,这崖顶上已经围满了大小不一的一群猴子!

    是的,就是猴子。这些猴子虽然还未成精,但灵智已开,似乎都听命于老猿。看到自己的帮手到了,老猿也跳下了树冠,底气明显足了不少。

    “哼哼哼....碎水老道,你这宝贝徒弟夺了我筹谋一年的小鱼纯阴之身,你不说自己教徒无方,却怪我伤人?你们人类果然还是觉得自己才是万物的主宰,我们都是你们的依附罢了!”

    老猿说着大手一挥,那些呲牙咧嘴的猴子顿时就一个个尖叫起来。还有的猴子已经捡起地上的树枝或石块,看那样子是准备对碎水道人发起群殴了。

    碎水道人面容严肃,他低声吩咐道:“徒儿,还能动吗?快带这位姑娘藏到那树洞中去,为师怕一会顾不上你们了!”

    张有水答应一声,这就强撑着站起了身子。可他刚刚向前迈出一步,却身子一歪,险些摔倒。

    “有水!我扶你!”

    彩圆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张有水。她索性将张有水的一条胳膊架在自己肩上,然后搀扶着他退到了树洞内。

    “有水你先别动,我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

    两人进了树洞,彩圆儿就扯下一块自己的五彩衣裙为张有水包扎伤口。张有水注意到,彩圆儿在扯下那衣裙之时,脸上的表情闪过那么一瞬的痛苦。

    “唔...圆儿,你这衣裙....很像之前还在水潭里时的五彩鳞片,你.....”

    张有水说得不错,彩圆儿的五彩衣裙就是她身上的鳞片!她这是用自己的鳞片为张有水止血,就跟人类扒下自己的皮是一个道理。

    “呵呵...没...没事的,鳞片没了以后还会长出来,可有水你要是不及时止血,可就要有性命之危了。”

    “圆儿.....”

    张有水心疼的把彩圆儿抱在怀里,他的眼泪也不知什么时候决堤而出,弄得彩圆儿肩膀都湿了一大片。

    树洞外,碎水道人手掐法诀护在洞口处。他嘴里先是念念有词,随后猛地将手中拂尘扔向大树树冠里,大喝一声:“借法天地!举木而生!木灵成兵!听我号令!”

    “哗啦啦啦~~~”

    巨大的树冠上发出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跟着,一个个由树枝和树叶组成的“稻草人”从树冠上跳了下来。它们虽然行动迟缓,但数量却是那些猴子的一倍有余!

    “臭老道....你别以为凭这些没有生命的树枝就能够打败我!猴崽子们!给我上!”

    老猿面露狰狞的一挥爪子,那些跃跃欲试的猴子们顿时一拥而上,扑向了排列在碎水道人身前的树人阵。

    “吱吱~~~!”

    “吼~~~”

    “咚!砰!”

    一时间,在这并不宽敞的崖顶上,展开了一场由猴子和树木之间,不死不休的大战!

    树洞内,彩圆儿听着外面的厮杀声和吼叫声,整个身体都有些瑟瑟发抖。张有水将她紧紧抱住,还不时用右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嘴里念叨着:“没事的...没事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有水听到外面的声音渐渐平息,也不再听到猴子们那尖厉的嚎叫声。他对彩圆儿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出去看看,彩圆儿紧紧抓着他的衣服,泪眼朦胧的不住摇头。

    “放心,我只是看看,师傅他老人家应该没问题的。”张有水小声的安慰道。

    探出半个脑袋的张有水被眼前的情景给镇住了,他只看到,满地的血迹和散落的树枝树叶混在一起。整个崖顶一片狼藉,就像刚刚遭遇了十二级台风似得。他的师傅碎水道人靠在一块岩石上喘着粗气,而那些猴子们则已经不见了踪影。

    “师傅!”

    张有水冲出树洞,跪倒在师傅身边大哭起来:“师傅啊!都是徒儿不好~~~呜呜呜~~~~您不要死!哇啊~~~”

    碎水道人艰难地抬起头,看着自己这个最小的徒弟咧嘴笑了笑。

    “有水啊...为师之前就帮你算过...你注定半世流离...会误入歧途....咳咳咳!...本来为师想着护在你身边...为你化解这场劫难....不过现在看来...师傅陪不了你了....”

    张有水哭的鼻涕眼泪齐流,他大声吼叫着:“不!不不不!师傅您不会有事的!徒儿不孝...徒儿不孝啊!”

    忽然间,张有水发现彩圆儿也走出了树洞,并且跪在了自己身旁。他委屈的看着彩圆儿哽咽道:“我师父...他要不行了...”

    彩圆儿望着张有水轻轻笑了笑,紧接着,她忽然脱下了自己的五彩衣裙,咬着牙将那闪着琉璃光彩的衣裙盖在了碎水道人的身上。

    “圆儿!?你....你怎么!?”

    张有水目眦欲裂,他惊骇的盯着彩圆儿,颤抖的嘴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呵呵...有水,我没事的...只不过是一身鳞片罢了,只要能救你师父...只要你不在难过,我觉得就值得。”彩圆儿说完,却一头栽倒在张有水的身上,晕了过去。

    “圆儿啊!呜呜呜呜.....”

    张有水再也忍耐不住,他抱着彩圆儿嚎啕大哭....他觉得,自己今日流的眼泪似乎比前面十几年加起来还要多。

    碎水道人在被五彩衣裙覆盖之后,呼吸明显平稳了许多,气力也恢复了一些。

    “有水...还能动吗?扶着这位姑娘..咱们回碎水洞,师傅有办法让她好起来...”

    师傅的话仿佛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立刻让张有水停止了哭泣。

    “能...能动!”

    张有水咬着牙抱起彩圆儿,跟师傅两人各互相搀扶着往碎水洞走去。也亏得彩圆儿身体轻盈,要不然光是这段路程就够要了张有水的命了。

    回到碎水洞,碎水道长就开始忙碌起来。他先让张有水将彩圆儿放到自己闭关的房间,又去丹房里取了一大堆五颜六色的丹药和草药来。

    “去打一桶水来,我要给这位姑娘泡丹药。”

    原来,碎水道长准备将这些丹药都放进一个大木桶中,再将彩圆儿泡在桶内,这样能够最大限度的回复这条鳑鲏鱼精的元气,也能助她快速长出新的鳞片。

    两个时辰后,张有水看着侵泡在水桶里终于醒过来的彩圆儿,笑的眼泪和鼻涕都流进嘴里。

    “圆儿!没事了,现在没事了!师傅他老人家有办法救你!你就安心的养病吧!”

    彩圆儿虚弱的对张有水露出一个微笑,而后又缓缓闭上了双眼。

    深夜....碎水道人轻轻为睡在桶边的徒弟盖上一件道袍。他走到水桶旁,轻声道:“姑娘,你醒着吧?”

    彩圆儿睁开眼睛看着碎水道人,低头轻声道:“老仙师有话请讲,彩圆儿知道您找我有事。”

    碎水道人先是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张有水,这才轻叹一口气坐在了水桶边上。

    “姑娘啊...我能看出来,你和有水是真心喜欢对方,你也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好姑娘!可是....你们毕竟人妖殊途,想要在一起太难了!”

    彩圆儿敏锐地察觉到,碎水道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用的是“太难了”,而不是“不可能”。她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一脸期待的问道:“请老仙师指点!只要能和有水待在一起,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