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田园福妃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花样子
    这丫头,到底怎么了?

    宋轻云俯下身子,靠近铜镜后恍然大悟,自己露出来的脖子和一段锁骨上,密密麻麻布满着红色印子。

    昨晚上慕青岙送给她的礼物,她因为太过于紧张,后来昏倒在慕青岙怀里,对这些一概不知。

    瞬间,她的脸红的比阿福更甚,“快,快把大氅拿过来给我披着,早上太冷了。”

    “夫人?你确定?”阿福窘迫的看着她。

    “不,不行,阿福你快想个办法,要是穿大氅出去,我一定会成为全村最靓的崽,要低调,低调。”

    她碎碎念的拿起粉扑往那些红印子上盖,别说还挺管用。

    最后她扑了一层厚厚的粉,又从锦娘的笸箩里发出一条做裙子剩下的布条,裁吧裁吧做成一条长长的丝巾绕在脖子上,用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结尾,看的锦娘母女是目瞪口呆。

    “夫人,你真是太漂亮了。”锦娘由衷的赞叹道。

    最关键的是,夫人脖子上的丝巾简直就是点睛之笔,将她的脖子衬托的更加修长。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锦娘解开心结之后,一门心思在女红上要有所造诣,所以央求着轻云,白天有时间时,能不能给她画些花样子。

    宋轻云答应她忙完工坊的事情就回来画花样子,去孙老夫人那里请过安之后,轻云带着素衣阿福,来到工坊。

    阿霖没有来。

    宋轻云皱着眉头,对素衣吩咐道,“去他家里看看,今早阿芸是不是去赶鸭子了?”

    素衣领命下去,轻云就在房间里看账本,京城福满楼的卤味供不应求,所以工坊这几天都在赶那边的订单,大家忙的晌饭都顾不上吃,轻云就让程俊没人给涨了三十个铜板,这样一个月下来,能往家里拿六两银子,简直赶上县城里普通掌柜的月收入,大家的干的热火朝天,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关于宋记卤味的防伪标识,宋轻云不没有告诉太多人,候掌柜担心知道的人太多,会有一些居心叵测者照葫芦画瓢,依旧在上面做文章,保证不了整个市场的稳定。

    她提议成立一个巡查小组,每个月不定期抽查底下经销商铺有没有按照协议来售卖,这样既能保证宋记的名号,也能做长远打算。

    候掌柜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做了十几年掌柜,从来没想过这种督导机制。

    很快从宋记肉铺里抽调出几个心腹,每天奔波不同地方“微服私访”,还真被候掌柜说中了,有几家发现卤味的秘密后,选用一些劣质病死猪肉自己加工,掺杂在宋记卤味当中卖给老百姓。

    宋轻云当即收回他们的经销权利,那几家商户不满,竟然把状纸告到徐县令那里。

    徐县令现在把自己能成为宋轻云“靠山”这件事,做到了滴水不露的程度。他一刻不敢耽误把还热乎的状纸送到慕青岙手里,然后捏起食指跟中指,目光灼灼的对天发誓,一定要严惩这几个混账王八蛋,还裕县“干净”的商业环境。

    没过几天那几家商铺被徐县令找各种名头百般刁难,查出来的问题罄竹难书,到最后发展成奸商典范,被拉到菜市口当反面教材批斗了一整天。

    等了很久素衣才把阿霖给“拎”了过来,小子两天挂着两行泪,看到宋轻云后惊慌的垂着脑袋,恨不得钻进土里躲一躲。

    “你怎么回事?今天没来工坊上工?”

    宋轻云并不会因为他只有七岁就网开一面,食指指尖有节奏的磕着桌子边缘,把阿霖从头到尾打量一遍。

    “昨儿回去你奶奶是不是揍你兄弟两人了?”

    阿霖委屈的吸吸鼻子,沉默的跟村头那只倔强的老牛一样。

    “说实话,不说我直接去你家问你奶去。”

    阿霖惊慌的抬起头,“是是打了,不疼!”

    “拉倒吧,我又不是没被你奶奶打过,你奶徒手能拎起满满两桶水,手劲儿可大了,我现在还能想起来你奶打我胸口有多疼,骨头都要断了。”

    她魂穿过来的时候,身上除了不可名状的痛之外,胸口有个吓人的“黑手印”,就跟被铁砂掌拍过一样,她当时没死,估计是老天爷还没计算好她哪天能魂穿过来。

    阿霖惨白着脸,无助的看着她。

    “你放心好了,我不是跟你追究你奶奶的责任。”

    “昨天素衣打你奶奶,是她太冲动,但是具体情况你可能不太清楚……”

    阿霖突然打断轻云的话,他吸吸鼻子,不让眼泪冲出来。

    “我知道为啥挨打,我奶奶她……她老糊涂了,不清楚自己都在说些什么,夫人你不要生气,我替她向你和豆宝少爷道歉。”

    “阿霖,你干嘛这么懂事啊?你奶奶犯的错用得着你替她受过吗?所以你准备以后再也不来工坊是吧?”

    阿霖眼神更加的可怜。

    “哎,你这孩子,你留在家里做啥?你奶奶牙没了又不是不能干活,我猜她现在一定坐在炕头一边骂我一边喝着粥呢。”

    素衣“噗嗤”笑出声。

    宋轻云白了眼她,“你看,连素衣姑娘都觉得你为你奶做这么大牺牲,是件可笑的事儿。”

    笑容转瞬即逝,素衣姑娘又恢复棺材脸,冷冰冰的给室内持续降温。

    “夫人?”阿霖一个七岁的孩子,哪有本事说得过宋轻云,他瞪着无助的眼睛,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下一秒要做什么,也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阿霖,我跟你知会一声,王爷准备把你送到京城他的铺子里当学徒,给你八年时间,等你满十五岁,你要撑得起整个铺面才行。”

    阿霖惊讶的看着她,他真的是太小了,见识又少,根本听不懂宋轻云在说什么。

    “王爷会找几个跟你一般大小的孩子一起在京城的铺子里学习,会给你们找一个先生叫你们读书识字,你要把握好机会,不能给我丢脸。”

    这下阿霖终于听明白了,他的小脑袋飞速运转着,一时间他奶奶,他爹,他弟。以及村子里他在意的若干人都在他的脑海里划过。

    “夫人,虎娃……他去吗?”衡量很久,阿霖小心翼翼问道。

    宋轻云不禁莞尔,她眨着眼睛好奇的问道,“你希望他去吗?”

    “……去吧!”一起去还有个伴,虽然两个人以前并没有一起玩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